61经屋家团遭取消资格 房局被轰弄权出尔反尔

澳门论坛昨日探讨房屋局解除61宗经屋家团买卖预约合同事件。立法议员吴国昌认为,应该修改法律,订明经屋申请者签署了买卖合同后,除了欺诈,否则不应消其资格。  议员吴国昌在论坛上说,今次明显是官员依法弄权的事件。他指出,现行经屋法的精神是,申请人必须遵守法律,交齐资料让房屋局审查,所有问题应在审查阶段判断,判断为合资格后才能取得房屋、签约、收锁匙、做契等。  吴国昌认为,每个家团都有其历史及变化,因有人过世、结婚而出现业权的被动式转移或结合,属自然过程,「就算是买了经屋后发生的事,不应成为被逐的理由。」他建议当局处理这类问题时根据一定準则,完成审查程序后,若仍然取消资格,应按经屋法第23条的规定来取消,而非临时改变準则。他透露将于週二与政府就此事会面。  律师洪荣坤批房屋局做法失当。他指出,申请者遵守房屋局指引,最终却失去经屋。他强调,政府若因换届、官员更换而改变对法律的理解及看法非常危险,「如果政府带头对法律有不同理解,每届官员对同一法律有不同理解,市民怎样遵守政府的指引?」  赵崇明律师认为,政府不应将所有问题都推向司法程序,这会对市民生活造成困扰。政  府应检视今次所谓「新理解」是否有问题,为何同一部门、同一情况下会有截然不同的做法?  何金明律师认为,现行经屋法存在盲点,法律从没规範做契所需的时间,虽不能排除因经屋分配行政程序上拖延,以及漫长审查的问题,但为何签署买卖预约合同后,等待4至6年亦未能做契?制订经屋法时未考虑这情况,导致今日出现的问题。  妇联青协副会长吴子宁指部分业主因继承问而被解约,法律上对继承业权有不同规定,若相继承者只继承了物业的部分业权,不足以解决居住问题,政府应审视这类个案,适当调整。  新青协房屋政策关注组召集人陈伟斌指出,处理经屋的行政程序时间长达5、6年,「是否可理解为从申请至做契期间家庭状态不能变化?政府应考虑如何规定这段时间。」  一名被收楼的苦主指出,已按房屋局要求递交经屋做契所需的资料,房屋局早在其网页上说明,与配偶结婚时若选择分产,不会影响做契。过后却发信称配偶必须纳入家团。房屋局出尔反尔。